当鬼杀队队员穿越到提瓦特这件事22

时间:2023-01-25 05:52:06
编辑:三七君

清晨,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,慵懒的伸伸胳膊,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。那道金灿灿的。线,暖暖的照进房间,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。

空朦胧地睁开眼睛,不知不觉,他在不卜庐已经躺了好几天了。

“你……醒了……”

一个带着帽子的小脑袋从床边钻了出来,这个贴着咒符的小女孩名叫七七,在空住院期间,是她和荧在照顾空。

七七

空能感觉到七七身上散发着寒气,似乎已经死过一次了,又看这一身装扮,感觉像是僵尸一样。

“谢谢七七这段时间的照顾了。”

“不用谢,七七……记性不好……但璃月的英雄……七七不能忘……”

“呵呵,英雄谈不上,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。”

“你……今天出院……七七……去给你拿药……”

说完,七七就跑走了,过了一会,她抱着几包被黄纸抱好的药放在空的床边。

“谢谢你,七七。”

空非常感谢地捏了捏七七的脸,虽然七七脸上并没有出现一丝感情变化,但一股暖流却涌进了她的心头,让七七无比怀念。

“哥哥,我们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荧和派蒙来了,之后,他们到白术哪里办理了出院手续。正当他们要走出不卜庐时,七七跑到了空的面前。

“七七,你要干什么呀?”

“七七……要抱抱……”

七七张开了双手,白术对此现象感到不可思议:

“啊呀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七七会有这样的举动呢。”

“那行吧,就让我抱一抱你吧。”

空将七七抱了起来,七七感受着无与伦比的温暖,在漫长的岁月中,她的感情变得冰冷,所有的记忆也都烟消云散了。

“虽然……讨厌……热热乎乎的东西……我却想要……拥抱你……”

走下楼梯,空的脸色顿时差下来了,原来是甘雨和刻晴来接他了。但是,她们几乎天天都来看望空,而且总是因为空,她们还时不时地吵起架来。

“空,恭喜你出院了。”

“我们正好来看看你。”

“话说,你们今天没有工作吗?”

“其实……我们今天是来休息的。”

甘雨有些心虚地说,临近海灯节,她们的工作会更加繁忙,但是为了见空,二人之好将工作悄悄地丢给了凝光。

甘雨话音刚落,两人就各自抱住了空的一只胳膊,但看到对方也抱了一只,心里非常不满。

“甘雨,你抱着空的胳膊干什么啊。”

“刻晴大人,你也不是一样。”

“他是我们璃月的英雄,怎么不可以?”

“那我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的吧。”

这俩又开始吵了起来,正当空感到措手不及的时候,荧小声地对他说:

“哥哥,趁现在,咱们赶紧逃吧。”

空觉得可行,就迅速抽出双手,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,兄妹俩和派蒙早已跑的不知所踪了。

“都怪你,刻晴大人。”

“哈?别搞得你一点责任都没有!”

“你们两个,在这里干什么?”

突然间,甘雨和刻晴感觉背后凉嗖嗖的,二人瑟瑟发抖地转身一看,只见凝光恶狠狠地盯着她们。

“好哇,居然为了见空做出这种事情,回群玉阁好好给我领赏吧!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甘雨和刻晴委屈地低下了头,但凝光还是将她们拖到了群玉阁,这一整天,她们都在工作。

“呼呼……好累啊,我已经吃不消了。”

三人跑到了别处,确保她们没有追上来后,才敢休息。

“派蒙你不是不用腿的嘛,怎么觉得累呀?”

“幻肢用起来也很累的好吧。”

“孩子们,快过来,快过来。”

这时,有一位老奶奶向他们招手,好奇的三人向老奶奶走了过来。

“请问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?”派蒙问道。

“你们可以叫我萍姥姥,我是来给你们送一件礼物的,来表示对你们的感谢。”
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

“欸,你们拯救了璃月,这点礼物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萍姥姥拿出了一盏金色的壶,上面还飘着一丝仙气,这让三人感觉萍姥姥不一般。

“你们应该猜出来我是仙人了吧,这壶名叫尘歌壶,是我为你们创造的一片洞天,这样,身为旅行者的你们就不用风餐露宿了。”

“真的吗?太谢谢您了,萍姥姥!”

三人顿时激动起来,萍姥姥也教了他们怎么进入尘歌壶,只要将手触碰尘歌壶即可。

三人触碰后,突然空间扭曲起来,他们瞬间来到了一片崭新的天地。

天湛蓝湛蓝的,白云朵朵,镶嵌在天边,仿佛给苍穹镶嵌了一道儿白边。不一会儿,起风了,云朵迅速飘移了起来,姿态万千,掠过头顶。

土地非常平整,还有假几座高山拔地而起,三人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。

“哇,这就是仙人的力量吗?”派蒙惊呼。

“这样子,我们就真的不用风餐露宿了,哥哥。”荧抱着空喊道。

“终于有个随身携带的家了。”

同时,三人发现旁边已经有一座房子了,在他们来到门口时,有位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“你们好,我叫,我叫,嘶……你们就叫我阿圆吧,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们的管家了。”

“很高兴认识你,阿圆。”

“有些家具还得靠你们自己制造了,希望以后能为这片洞天增添热闹。”

“放心交给我吧。”

空拍拍胸脯说。参观完房子后,兄妹俩各选了一间房间住下,派蒙则是跟着荧睡。待三人离开尘歌壶后,萍姥姥笑着说:

“孩子们,怎么样呀?”

“我们真的非常喜欢,谢谢您!”

“喜欢就好,喜欢就好。”

“萍姥姥,我回来了。”

一位粉色头发,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孩向萍姥姥走来,她见到空他们,就打起招呼来:

“我知道你们,拯救蒙德与璃月的英雄,我叫烟绯,是位律法咨询师。”

“你好,烟绯。”

烟绯又与三人聊了几句,主要是关于法律的,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就把所有法律都背下来了。

在烟绯滔滔不绝地讲解之时,幸亏萍姥姥即使阻止了,要不然兄妹俩和派蒙就要在这耽搁好久了。

三人终于离开了,见他们越走越远,萍姥姥对身边的烟绯说道:

“烟绯啊,你觉得空这孩子怎么样呀?我听说留云身边的甘雨正在追呢。”

“这……毕竟才刚刚认识啊,我不能妄下定论,但他确实是个非常厉害的人。”

告别了萍姥姥与烟绯后,三人不仅拜访了香菱,还去了重云和行秋那。在来到往生堂门口时,胡桃率先冲出来抱住了空。

“空哥哥,你是来找我玩的嘛。”

“哥哥!?”

听到这个词后,荧的脸顿时黑了下来,本来的笑容满面直接烟消云散。没想到哥哥这种人,在外面沾花惹草算了,还收了一个妹妹……

“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,哥哥。”

荧露出了和善的笑容,日轮刀慢慢地被她掏出来。胡桃什么都不知道地歪歪头,空慌忙按住荧抽刀的手。

“荧儿,你听我解释,不是你想的这样的。”

“小友,许久不见。”

钟离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,荧这才收手,空也送了一口气,钟离来得太及时了。

“小友进来坐。”

“钟离找他们有事情吗?”胡桃问道。

“是的,堂主。”

“什么嘛,怎么每次空哥哥来都有事情啊。”

见胡桃生气地跺跺脚,荧的心里乐了起来,钟离也将他们请进了房间,还为他们倒上了茶。

“前不久的战争还多亏有你们啊。”

“应该的应该的。”

“其实,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,就是我打算退位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

荧和派蒙大吃一惊,而空只是喝了一口茶,他似乎早已料到,钟离淡定地说:

“无论是若陀龙王战场,还是奥赛尔战场,我都看到了璃月人民为了保护身后的家园而拼死战斗。为了履行自己的『契约』,我守护璃月港已有数千年,但我偶然听到,一个商人对自己的下属说:‘你的任务已经完成,休息去吧。’可我心中还是有顾虑,直到见证这场战争后,我心意已决。”

“所以,你将璃月港托付给人民,以钟离的身份再看璃月。”空放下杯子。

“那一些仙人和璃月七星,他们知道吗?”派蒙问道。

“嗯,我已经托梦给他们了。”

“还就是,对于我们截下来要去哪里,钟离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

“我的建议是去稻妻,只不过稻妻目前非常危险。因为最近,雷神,也可以叫累点将军,颁布了眼狩令,还进行了锁国。”

“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“恐怕是为了追求『永恒』吧,就像蒙德的『自由』,璃月的『契约』一样,保持绝对的静止,就是雷电将军的追求。而神之眼是人们的愿望的强烈,得到了神的注视,她认为必须排除这种不确定的因素,所以这就是眼狩令的诞生。”

“该不会这就是你们要找的神吧。”派蒙对兄妹俩问道。

“不确定,但是,”空握起拳头,“明明是自己投下的神之眼,却又随便收回,如果每个神心中都有把天平的话,也不至于这样。反正,我是不认可这位神的做法的。”

“说得好!”

荧和派蒙为空鼓掌,钟离沉默了一会后,就对兄妹俩说:

“明天就是海灯节了,不如等海灯节结束后再前往稻妻吧。”

“哥哥,你觉得呢?”

“我挺期待海灯节,自然会留下来的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“那我就提早祝你们海灯节快乐吧!”

下午五点左右,太阳渐渐偏西了,天空中那一缕缕的白云也变得像用金丝镶过边似的,绚烂而多姿。

太阳伸出手抚摸着田野,大地披上了一件金色的纱衣,农作物可开心了,它向着太阳点头微笑,在感谢它的这份礼物呢。

与钟离惬意地闲谈之后,空抱着已经熟睡的派蒙和荧要离开了。在走出房间时,胡桃就推着一位女子来到了空的面前。

“空哥哥,我的一位朋友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一看到胡桃,荧的心里就不爽起来,而空的目光看向这位女子,她身穿一套戏服,画着淡妆。

“原来是云先生啊。”

钟离自然认识这位女孩,她是璃月有名的戏曲角儿云堇,钟离时常去云翰社听她的戏。

云堇

“空先生,久仰大名。小女姓云,单名一个堇字。”

“叫我空就行,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
云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而一旁的胡桃为她打气,想让云堇勇敢点。

“就是……希望空明天上午能来茶楼听小女唱一曲,不知空能否赏脸。”

“当然可以,正好我和荧儿明天没什么事情做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嗯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之后,兄妹俩和派蒙回到了旅馆,主要是尘歌壶需要装修下,所以还得在旅馆住一段时间。

相关文章

当鬼杀队队员穿越到提瓦特这件事22

...>>查看详细

玉树牦牛肉亮相北京市府大食堂

...>>查看详细

印度尼西亚炒面——Mie Goreng

...>>查看详细

文圣茶说丨深圳喜茶中心书城店

...>>查看详细

家大业大酒,喝得是文化和底蕴

...>>查看详细